400-000-0000
治疗专线
———————————————————————————
————————————

佟医堂清宫佟氏医术,重现世间!

佟氏医术始于清朝,己有百年历史,因治病显著,为宫廷所用,佟氏医术颇得慈禧、光绪赏识,佟氏医学代表佟文斌,字质夫,为前清太医院统吏(院长),新中国成立后,佟氏宗族将佟氏医术宝贵经验及宫廷秘方广为传播,佟氏以行医治病、悬壶济世为根本,佟立坤秉承祖业随父从医,承袭佟氏绝技--微针定位技术!在此技术上造诣深厚,解救无数重病患者,2003年抽淤血阻滞治疗仪正式申请国家发明专利(专利号ZL 03111615.9)又名血栓治疗仪,2004年微针定位取血栓专家组正式成立,走进北京,成功治愈了几万名患者!其中,乐投财富(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市挂牌企业代码:201108,会员资格企业代码:BF0191)董事长曹津伟先生通过佟院长治疗,效果突出,2015年曹津伟先生正式注资与佟院长共同成立北京佟医堂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北京佟医堂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授权河北宝林堂消栓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为全国推广中心,佟院长现任 大连阳光医院院长 北京腰间盘治疗中心主任。大连珍想蓝莓公司董事长、中国微量元素科学研究会会员。

医师姓名:佟立坤 (院长)

擅长领域:擅长于治疗血栓、风湿、类风湿、                  关节炎、心掰膜变形、引起的血栓
                 脑堵、血管堵、等突发性疾病,和                  老年慢性疾病引起各种的血栓。          

医师简介:曾任大连医院院长。从事几十年年                  临床工作,有“万例手术无事故专                  家”之称。
联系地址:天津市西青区新兴园6号楼602
联系电话: 400-000-0000
营业时间:0:00-22:00 节假日无休

血栓形成的原因

佟立坤医学理论:水遇寒则冻,血遇寒则凝,十病九寒,风湿寒形成血栓,炎从寒来。栓塞会导致:脑出血、脑血栓、脑中风、脑栓塞、脑梗腔梗、颅压高、帕金森综合症、眼睛干涩、视力模糊、迎风流泪、头晕、眩晕、头疼、偏头痛、三叉神经痛、颈椎酸痛、颈动脉板块、各种颈椎病、肩周酸痛、手臂麻木、肩周炎、高血压、失眠、健忘、小脑萎缩、记忆力减退、抑郁症、咽炎、鼻炎、肺炎、胸膜炎、支气管炎、肺气肿、慢阻肺、肺纤维化、心脏病、冠心病、心绞痛、胸闷气短、肾炎、肾盂肾炎、肾小球肾炎、肾病综合征、强制性脊柱炎、腰间盘、坐骨神经痛、股骨头坏死、关节疼痛、风湿性关节炎、风湿疼痛、痛风、脉管炎、深静脉栓塞、老烂腿、烂脚趾、老寒腿、身体怕凉、怕寒、怕风、怕冷空调、以上疾病都是风湿寒侵入体内导致的疾病,都是一种病,气滞血瘀---堵了!

西医起那么多疾病名称,其实就是为了贩卖药毒,所以老人说抢劫的不如卖药的,卖药才能发家致富,如果你是一个有良知的行医者,请不要去贩卖化学药品,为子孙后代积点德吧!

佟医堂接诊患者必须具备:酸、麻、胀、痛、晕,五种症状哪怕有一种症状证明患者还有神经,还知道疼,还有治疗价值,佟医堂理论:越疼越麻越好治,不疼不麻没得治。

感冒是伤寒造成的,发烧后引起病毒,炎从寒起,寒造成的扁桃体发炎,肺炎,胸膜炎,咳嗽、支气管炎。当医生看病症不如找病因,看症治病这是医盲,起这么多疾病的名称愚蠢,伟大的医学家张仲景著《伤寒论》,百病风寒起,水遇寒则冻,血遇寒则凝,小溪水流则清,堵塞则浑,血循环则健康,血粘稠则生病,病从血中来,人老血先老,血走不动了则生命结束,如果你有酸麻胀痛晕,眼睛干涩、视力模糊,这是堵了,重者不死则残!如果感冒是伤寒造成的,那么西医的存在没有任何价值。张仲景的伤寒论是伟大的!几千年还能得到中医的认可,可见中医是科学的,做家长的你们会教育孩子在冬天少穿衣服吗?冬天在黑龙江穿的少会冻死你,感冒不是病毒造成的,是伤寒。觉醒吧,做父母的!请你们把我的医学理论保存下来,不会很久,我的博客会被封杀的。

《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

—— 汉斯·鲁斯克/

为了传授洛克菲勒药品思想,有必要传授这样一个观念,那就是:自然在造人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是联邦安全部儿童局的统计表明,自从药品托拉斯全力推进对人体系统注射麻醉药品、接种疫苗和注射免疫用的动物血清以来,美利坚民族的健康状况急剧下降,尤其是在儿童当中更是如此。现在的儿童,这也要“注射”,那也要“注射”,而科学所认知的唯一的安全卫士就是纯净的血液,这只能通过清洁的空气和有益健康的食物得到。这意味着自然、经济的方法。这也正是药品托拉斯所最反对的。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官员在被任命前都须得到洛克菲勒中心的认可。当其必须将独立于药品托拉斯的行医者排挤出行业之外时,它总是不遗余力地去执行这些命令。

医药卡特尔(卡特尔是资本主义国家中的垄断组织形式之一)被纽约《尼亚加拉瀑布》的作者医学博士J·W·霍奇总结如下:“医药垄断集团或者医药托拉斯,美其名曰美国医学会,不仅是这个时代和其他任何时代存在垄断组织中最卑鄙的,而且是最傲慢、危险、专横的组织,它一直致力于操纵一个自由的民族。任何及一切通过安全、简便、自然疗法进行治病的方法肯定要受到骄傲自大的美国医学会医药托拉斯的领导们的攻击并被他们斥责为假冒、欺诈和哄骗。”

每一个不和医药托拉斯结成联盟的行医者都会被掠夺成性的托拉斯的医生们斥责为“危险的江湖医生”和骗子。每一个公共卫生学家,如果试图采用自然手段而不采用手术刀或有毒的药物、使用致命的毒药或者疫苗来让病人恢复健康,他马上就会遭到这些医学暴君和狂人最严厉的斥责、诬蔑和迫害。这其中真正的原因是他们不用药就能把病人治好,西医人是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是不能忍受的。

洛克菲勒的各种各样的“教育活动”在美国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以至于发起了国际教育基金会作为小洛克菲勒自己的个人慈善事业,还捐赠了2100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毫不吝惜地给予外国的学校和政客们,当然要附带各种条件。这个基金会承担着输出洛克菲勒作为全人类恩主的“新”形象商业活动的任务。没有人告诉过那些受益人,看起来好像是洛克菲勒把钱从窗户里扔出去了,然而每一分都将会带着丰厚的利润跑回来。

洛克菲勒过去一直对中国有着特殊的兴趣,因此他把钱用来设立中国医药基金和北京协和医学院,扮演着“伟大的白人教父”的角色,来向他卑微的孩子们传播知识。洛克菲勒基金会投资达4500万美元用来“西化”中医。

对抗疗法医学ALLOPATHY MEDICINE是指针对患者疾病本身的直接对抗、切除等方法治疗疾病,是西医理论和治疗方法。例如以抗生素消灭病菌,用手术切除肿瘤,以放射线、化疗、杀死癌细胞,以毒治毒,手术切割血管代替栓塞的血管等。

八部分 百年西医阴谋

侵我中华,灭我国医

如果说1840年打响了西方列强入侵中国的第一枪,那么1917年则开启了西方医学试图消灭中医的序幕。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中医一直被西医的理论主导,也时时刻刻抵受来自外界的攻击。

2005530日发表的《就这样被慢慢毒死》开始至今,美国密歇根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的方舟子批判中医、诬陷中医、诽谤中医的文章多达214篇,整整占包括学术打假在内的所有博文的7.8%,而方舟子的人气高达6898万多,忠实的读者也有17万多人。悲哀的是,在网络时代,没有一个纯正的中医人像他一样热衷于利用网络。因此,人们只能任由这个谣言制造者对中医中伤,而无能为力……

柳叶刀叫板老中医

正如核能既可以做为能源造福人类,又可以制成武器毁灭生命一样。科学本身没有对错,是使用者改变了它的用途。科学如果掌握在良善人手中,则可造福苍生,反之则成了涂炭生灵的工具。而如果用一套科学体系去衡量另一套科学体系,就如同用长年生活在海上的水手去制定陆上行车的交通规则一样,只会显出制定者的幼稚和无知。

但现实中就是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以医学专家标榜自己,用所谓的西医标准去衡量与批判具有五千年历史的传统医学——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西医通过绑架民众健康为手段来实现消灭中医,独占医疗领域的终极目的,这就是一群居心叵测西医人的旷世阴谋。

二十年前,就有好事者搞了一个经络研究,用电阻或者药物测定等,西方医学认可的方法来证实经络的存在。但他们没有想到,人体周身约有52个单穴,300个双穴、50个经外奇穴,共702个穴位,如果用西医标准证明了经络的存在,那么至少还要证明其作用原理,毒副作用,相互关联等等,就相当于用西医的方法去解一道根本就解不通的证明题,而且还乐此不疲,这就是现代中医学者,中医界里的“香蕉人”,表面上还是中医,其实骨子里早就西化了。但是,却没有人去用中医理论解释西医,可中医却不停地遭受着来自西医的诽谤和质疑。

西方的医学史学家卡西蒂格略尼说“医学是随着人类痛苦的最初表达和减轻这份痛苦的最初愿望而诞生的”。然而,现在却没有人记得行医的本质,嘴上说的笔下写的永远都科学、科学、科学。但我想医学之所以成为科学,首先它能医人,然后才能成为医学。

可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高举着科学的旗帜,不以治病救人为目的,却整天像个暴发户一样,用那可怜的“优越感”今天批判这个,明天否定那个。总以为世界上只有自己的学科才是最科学的方法,却把别人的理论当作是害人的工具。抛弃中医几千年的温和包容、求同存异的传统,西医人像农村里整天东家长西家短的长舌妇一样,嚼这个舌根,嚼那个舌根。如遇反抗,就以科学为大旗,拿出西方医学对抗疗法那一套固有思维,什么双盲实验、什么临床效果、什么作用原理。

可是就不想想,中医传承几千年的中草药至今都没有被历史长河淹没,但是现代医学(西医)不过百年间,可是有几种西药经受得了时间的考验?有几种西药能存活百年?又有几种西药能确实对人体无害?(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现代医学诞生的这一百多年里,从西药产生到现在总共生产了1万多种西药,已经有超过90%的西药退出了历史舞台,而且这种被淘汰的西药还在不断的增加中。)

按照现在西方医学的标准:中药的炮制、煎熬是不符合健康标准的。可中药在解除病痛的同时至少没有给患者留下隐疾。不像是西药,吃少无疗效,吃多会死人。吃西药自杀的大有人在,但是有几个人服用中药自杀?不仅如此,青霉素、阿司匹林、安痛定这些西药史上三大经典药物,哪一个没有毒副作用?哪个绝对安全?如此看来,哪个又符合健康标准了?只是很奇怪医药和医学的科学化、标准化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到底是药到病除、救死扶伤?还是控制药量,以避免救人不成反杀人? 就此又产生一个疑问:有谁能为我解答西医的科学在哪里,标准化又在哪里?

不仅如此,对全国386家西医医院的4032名医生开展专项调查发现:近一半男性医生患有高血压,40岁以上无论男女,相对发病风险都远高于同龄普通人群。并且其超过1/4都存在心血管疾病风险,35岁以上男性医生高血压患病率已是健康人群的2倍。(数据摘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脏内科主任 北京大学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教授在《“关爱医生,相约健康行”——的讲话)有网友评论------西医治不了自己的病,但能会治别人的病,半仙算不了自己的命,但能会算别人的命。

同短命的西医相比,中医就相对长寿多了。

例如:2009年被授予国医大师称号的邓铁涛以97高龄至今仍奋斗在救死扶伤的第一线;

原中医局局长吕炳奎同志于2003121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原中华医学会副会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副会长、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内科主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岳美中享年82岁;

原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副会长,第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的赵炳南,生于1899年,卒于1984年,享年85岁;

原中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医学会常务理事、第三四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蒲辅周,生于1888年,卒于1975年,享年87年岁。这说明什么现象?是否可以用这种方式解读:处于中国医疗事业主导地位的西医们,连自己的寿命都不能延长,又怎么能为患者延长寿命呢?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中医现状

面对不景气又阻力重重的中医药界,一旦中医在某些国家已经取得或者进入立法阶段的时候,国内中医药从业者就会欢呼庆祝,仿佛这才能够让那些反对者闭嘴一样。然而反对者又会立刻列出没有对中医进行立法的国家来武装自己。虽然都是在努力证明自己的观点,但是中医需要由西方人来确认自己是否科学、实用吗?这实际上是对外国月亮比中国圆的说法另一种方式的认可。

2003年的SARS疫情在广州爆发时,广州普遍采用中医治疗,疗效非常明显。同样值得提及的,接受中医治疗的病人没有后遗症,而接受西医治疗的病人则大量出现肺部纤维化和股骨头坏死症。治疗费用对比也极其明显。但中医呢,在宣传上明显被西医盖过,无法让世人更多了解。还有就是,当西医面对束手无策的疾病时他们的说法是:现在医学没有办法或者我们的设备不够先进,要不然你看看中医去吧。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治疗不好是你中医的问题,治疗好,那是偶然。西医呢,因为不治疗所以无错!

现代西方医学,可以说是工业化革命中流水线作业的副产品,他们把病与药一一对应,通过这种作业方式解决人类的健康问题,但他们却把这种思维固定化,包括对医生的培养也格式化了,医学院校教育就是典型代表。反观中医教育,古代师承教育历来是重点,但进入新中国后,这点被否定,这是从根本上让中医后继无人。自学、家学成才在其他科学领域可以,但在医学领域就不可以,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不符合流水线标准,凡是不合标准的一定是错的,这就是西医人的“真理”。凡是跟西医标准不一致的,一定要消灭,这就是西医人。

方舟子曾经拿解放前后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来对比,借以论证西医比中医强,这是无赖打法。谁都知道人的平均寿命和政治、经济、文化都有关系的。就像是三国时期,人人都生活在战乱中,战死沙场者有之,冻死饿死者亦有之,那个时候人均寿命已经和医术没什么关系了。因为在那样的社会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成了儿戏,何况就医了,因此那个时候,很显然平均寿命要低很多。而解放后,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之所以提高的那么多,这当然也离不开中国稳定的政治,和日益繁荣的经济了。

说到医学科研,西医人立即来了精神,西医人的“科学”研究都是最新的,就是借鉴也是借鉴最新的,所以才能在《柳叶刀(The Lancet)》等权威刊物上发表,并以此来要求只要是医学研究,就得按这个套路来,否则不科学。反观中医科研,能参考的就只有古代文献典籍。西医人群眼里,这是中医不科学的假象。那从中医人角度是否也可以说,西医因为不断被现实否定,所以只能拿最新成果来说事,而中医历经千年验证,事实胜于雄辩呢?其实,两种医学理论不同,因此也不能用狭隘的眼光看待问题。这一点中医作的很好,但这也造成了中医现今被动的局面。

可以客观的讲“西方现代医学还是一个婴幼儿,居然被所有人所包容,用“医学要不断发展”一句话轻飘飘解释了。反观历经五千年的中医,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理论体系,但还需要有不断进步、发展空间。但也许只是因为这些客观原因造成了中医止步不前的现状,于是就被现在的西医人说“不科学” ,难道像盲肠一样?等有一天中医消亡了,有理性的西医人才会论证中医是有作用的吗?

有人说西方医学在用整个人类做医学实验,其实这也不为过。周总理的“科技造福人类”被他们改造成“(运用)科技实验人类”,今天发现一种新药可以治疗某种疾病,明天有问题了,就说是副作用,后来呢,发现这药危害太大,宣布停用,中医说的那句话:“宋朝才议将,金兵已渡江”形容这个真的很形象!要知道药品上市可是按西医的标准来完成的,仍然出现这种问题,难道西医不是在拿整个人类做医学实验吗?西医人一直用“科技发展促使人类进步”来标榜自己,而实际上是“实验人类使医学进步”,西医人,请不要再把人类进步当做是自己的丰功伟绩?

有人问中医到底治什么病有效,那我反倒要问,西医倒底治什么病有效? 患者高血压住院,出院时请看一下西医的出院诊断,一定仍然还是“高血压”。对此西医的解释是,用科学的方法降血压,至于成不成功,那我不能确定,因为万事没有绝对,而一旦中医没有治好,面临的将是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这就是西医的科学逻辑?

中医受打压许多人不承认,但事实就摆在那里,中医从业者人员数量不但没有增加,质量也呈下降趋势。中医的希望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能够跟西医一同健康和谐地发展,可为什么连这点基本权利都得不到呢?难道仅是因为中医的发展威胁到西医?

有一点不知大家知道与否。如果西医治疗无效使患者死亡叫正常,中医治疗使患者死亡叫事故,实际上这是把中医人的手脚捆绑后丢到拳击台上去跟西医摆擂。 这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有什么区别呢?

抗生素也抗生,美国人一般在感冒的第一个星期是不吃药的,一个星期后,如果感冒还没有好,那么他才会去寻求医生的帮助。而德国人不同,如果你对他说:“您得了感冒。”。他马上就会说:“哦,原来如此,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我给您开些抗生素。”。他一定会睁大眼睛,问你:“我是哪种细菌感染,以后会不会得肺炎,吃药后会不会产生副作用?”

中国人得了感冒会怎么办?排队、挂号、拍片、验血……当排除一切可能引起感冒的其它病因之后,再去开药、点滴。更有一种使感冒可以在2天内搞定的“秘方”:糖皮质激素加大剂量抗生素点滴,给病人输进身体,保证48小时内见效。而且在很多医院内科医生中,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全世界有1/3的病人不是死于自然疾病本身,而是死于不合理用(西)药。”而在癌症治疗方面恐怕还要大大超过这个比例。(转载自200174日《人民日报社市场报》。)

九部分 百年中医血泪史

中医危机

如果说把中医西医化,或许大部分中国人都觉得这是可有可无的事情。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如果把汉字完全拼音化,不知道国人还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可是历史上的的确确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1894年的甲午中日战争中,中国海军败给了日本。此战之后,清政府与日本在马关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除了支付巨额的战争赔款外,还割让台湾和澎湖等地给日本。一时间,朝野震动,群情激愤,一致认为“汉字不革命,则教育决不能普及,国家断不能富强。”当时,被后世称为“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首先带头呼吁废除汉字,改用英文字母。然而最终汉字还是被保留了下来。因为作为五千年文化载体,只有汉字才能抒发华夏民族的情感;才是维系华夏民族的枢纽;才是辨识天下华人的依据。

可是同为中华五千年的精神载体,自神农尝百草开始一直流传下来的中医文化,到了今天却面临了汉字一个多世纪前的境遇。这次境遇既不因丧权辱国之事,也非国家富强之障碍。有的仅仅就是西方文化对中医的偏见和中医日渐艰难的境地。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正规中医院加起来总共也只有几千家,这个数字不及西医院的一个零头。而在最新的三甲医院的统计名单中,中医院仅占总数的二十分之一左右。目前已知的中医名家,大多数来自于民间:战国的扁鹊、三国的华佗、唐朝的孙思邈均是半路出家;驰名中外的蛇伤专家季德胜祖辈都是民间的江湖郎中;原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七届政协医药卫生组副组长、卫生部原党组成员、中医局局长、(享受医疗副部级待遇)吕炳奎同志(1914-2003)在任职前,同样也是来自民间;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中药”的云南白药的创始人曲焕章同样也是民间朗中。

中医起源于民间、服务于民间、同样高手也出自民间。这是中医特有的生存环境和生存方式。一旦切断中医和民间的关系,那么中医就像是被扼住了咽喉的人,中医也就会死于非命。然而,中医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禁受的莫须有的罪名,已达百年之久。并且这种无谓的罪名,还在背负着。至于将背负到何时,这要看各位业界同仁的努力程度了。

伟大的先行者孙中山临终遗训:“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以今日新中国之成立看昔日之遗训固是成功。那么,若放在当今中医处境,是否可行?中医事业尚未成功,还请所有支持中医的仁人志士共同努力。中医之希望全在诸君之肩头,中医之崛起,亦需诸君之努力。为民族医学之振兴,佟立坤俯首诚拜!

二、近现代中医药的血泪史

1.1905年严复在他所译《穆勒名学》的按语中说:“中国九流之学,如堪舆、如医药、如星卜……。虽然严复在中国拥有很高的声誉,但他却是中医的罪人。因为就是他,第一次把中医诬为九流之学。

2.1917年,余云岫写成《灵素商兑》一书,是一部全面批判和否定中医的奠基著作。书中甚至主张要“坚决消灭中医”,“如不消灭中医,不但妨碍民族的繁息、民生的改良”,而且国际地位的“迁善”也无从谈起;“旧医一日不除,民众思想一日不变,新医事业一日不向上,卫生行政一日不能进展”。他主张禁止一切有关中医的书刊出版,禁止中医办学校培养新中医。

3. 1929223日至26日,南京政府卫生部在汪精卫的授意下召开了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与会者余云岫起草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这一提案除了“一个‘医学外行’次长和一两个参事抱怀疑态度外,其余是满场一致通过”。随后,该提案写入225日的会议记录。226日,上海《新闻报》率先将此事公诸于众。32日,余云岫主编的《社会医报》出版中央卫生委员会特刊,公布“废止中医案”。

此案一出,医界鼎沸,全国震动,立即爆发了中医历史上空前的抗议风潮。全国中医界人士群情激愤,成立国医公会,通电全国,游行集会、请愿罢市。这些平日穿长袍的中医先生们,与当年的学生一样,走上了街头,走到国大会议的会场,进行静坐绝食抗议。面对全国中医界和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对,政府为了息事宁人,不得不取消废止中医的提案。虽然这次提案最终被取消,但对中医的打击是巨大的。余云岫对中医基本理论的否定,差不多为当时的舆论界所接受。从这个意义上讲,余云岫还是达到了一定的目的。因此,20世纪30年代后的一个时期,轻视、歧视、排斥、限制、打击中医的政策和言论不断出现;而另一方面,中医药界人士的集会、请愿、游行、罢市等斗争,也是此起彼伏。

4.1949年至今,由于中医管理部门一直是在卫生部领导之下即西医领导之下,中医从此长期处于西医统治之下。

5.19501951年间,中央卫生部召开了第一次卫生行政工作会议,这个会议还邀请了余云岫参加会议,他在会上发表讲话,提出中医是封建社会产生的封建医。卫生部错误地轻信了余云岫的话,把中医的行医资格取消了,全国各地办起了进修学校,把中医集中起来学习西医,来改造中医师。因此,全国的中药店也都关门停业,中医药界一时一片混乱。不久,中央的钱俊瑞同志发现了这个问题,中央政治局对此进行了讨论,毛主席立即撤消了卫生部党组书记兼第一副部长贺诚与副部长王斌的职务,中医药重新开业。

6. 1962年,由于三年自然灾害,国家经济困难,对各个行业进行了精简,教育系统也同样面临40%的精简。根据精简精神,卫生部教育司提出,全国23所中医学院只留5所,即南京、北京、上海、成都、广州五所。为此,在时任卫生部中医司司长品炳奎的多方周旋与力争之下,周总理同意,文办主任林枫宣布:“中医学院不动。”就这样,中医学院全部保留了下来,只是河南洛阳正骨学院和河北中医学院因省里坚持下马,实际保留下来21所。

7. 19665月至197810月,在文革的破四旧中,中医人数从1958年的50多万,锐减到1978年的25万余人。中医第一次面临消失的危险。

819995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的施行,代表民间医师从此失去行医资格,中医赖以生存的民间环境遭到了彻底的破坏。恐怕再没有像“云南白药”这样的国宝级中药被发明诞生了。

附记:

佟立坤,生于1964年,1999年因腿部血栓而萌发自救之心。2003年,他所发明的抽瘀血阻滞治疗仪诞生,该仪器的诞生使佟立坤的医术开始突破前人,标新立异。其后,为了让更多的血栓性疾病患者康复,他特地在北京成立通脉盛世医学研究院,并先后在大连、北京、上海、沈阳等医院出诊,血栓治疗部位由最初的风湿,后又开始治疗颈椎病、腰间盘、肩周炎、中风等疾病,直至治疗血栓性心脏病的成功,其治疗范围已辅射人体全身。其中为给患者以最大限度的保障,同时也是对自己的医术十足的信心。

十余年间,因为佟立坤的医术,有9300余名的血栓性疾病患者摆脱了血栓病魔的困扰,患者为表达对佟立坤的感谢。十余年间赠给佟立坤的锦旗无数。

在统计截止日之前,在佟立坤处同时治疗两个部位或两个部位以上的患者的高达8436人,占总病患人数的90%以上。而同时治疗四个部位以上的患者也达到了3361人,占总病患人数的35%以上。在医患冲突愈演愈烈的今天,他那九千余例血栓病患者仅有一例因个人原因而不得不选择退款外,其他无一例退款。这么高的成功率摆在医界面前,是多么大的一个讽刺?

由于贡献突出,佟立坤于20032004年(即获得发明专利的第二年),血栓治疗仪被评为年度大连市优秀发明创新项目;于2004年血栓治疗仪专利获国际发明银奖;于2004年被大连市评选为优秀发明家;于2006年荣获“大连市第一届民间发明大赛”二等奖;于2007年荣选为辽宁经济与社会发展十大创新人物等荣誉和称号。

佟立坤,这个中国医学几千年以来难得一见的怪才,凭借着一次又一次地拿自己身体做实验的勇气和决心,他一次又一次的创新。最终展现给世人的,除了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以外,更有着自中华医学之始祖神农遍尝百草的那种献身精神和对医疗事业的执著。

医学怪杰,佟立坤当真无愧!

杂谈:血液循环系统是生命的江河,生命是一个体系,医学为什么有中医和西医两个体系呢?

中医的中药属于有机微量元素,绝大多数中药是植物中的有机元素,西医用的西药是化学元素,这是本质的区别。

为什么中医在发展3000多年后的今天却经常面临诸多质疑和危机?是什么困扰了中医的发展?

是我们的中医没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中草药所含有的这些元素,是营养素,如果中医几十年前就懂得检测植物所含有的成分,今天就没有西医的生存的空间。

为什么中医与西医一直无法统一为一个医学体系?因为是本质的区别,西药=毒药(化工),中医=营养(植物),这就是区别。

这些问题还值得进一步思索和研究。作为具有中西文化和中西医专业双重背景的医生,我始终坚信中医是科学的,不久的将来,中医就能够成为世界主流医学。






TONG YI TANG (TIAN JIAN) Limited company
佟医堂(天津)医疗健咨询有限公司
电话:020-000000 400-000000   邮箱:contact@fkadjkhsf.co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新兴园6号楼602